角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角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北京地下钱庄案曝贿赂黑幕建筑业涉案居多临安

发布时间:2020-10-18 16:17:01 阅读: 来源:角钢厂家

北京西城法院审理的“最大地下钱庄案”,一审宣判后38名被告人无一上诉,目前均已服刑。

区区一个开设在马甸邮币卡市场里“兼职”的地下钱庄,涉案金额就高达5亿元,涉及“用支票串现金”的企业74家,让人不禁疑惑:案件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经过深入采访,记者找到了答案:企业通过地下钱庄套现,极有可能是在掩盖商业贿赂等灰色支出。

地下钱庄套现示意图

现金需求方寻找中间人,要求对方联系可串支票的庄主。

中间人向现金需求方收取兑现数额的2%。手续费后,通知现金需求方将支票转账至“庄主”的对公账户。

进账后,“庄主”按兑现数额收取一定比例手续费,将现金转到(或通过中间人)对方提供的账户。

非法兑现月入20万

地下钱庄“串支票”6年

2008年以来,北京市公安局经侦总队先后接到公安部经侦局和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反洗处转来的线索,称2005年11月以来,黄凯、张绍春等人在西城区马甸邮币卡市场等处,长期非法从事以支票或电汇兑换现金业务,收取不法报酬。

北京警方立即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

经过长时间侦查,2011年4月28日,北京警方开展统一行动,黄凯、张绍春等38名犯罪嫌疑人相继落网。

2005年以来,“地下钱庄”一直非法从事以支票或电汇兑换现金业务。38人当中,8人是“串支票”犯罪团伙的“庄主”。首犯黄凯、张绍春等人是市场内卖电话充值卡的商贩。

电话卡批发商兼职套现

黄凯说,他2001年来北京在大钟寺卖电话充值卡,2003年马甸邮币卡市场成立,他便来此处租了摊位继续原来的营生。

黄凯表示,“每天批发电话卡,交易流水能达到七八百万元,一个月下来就是几个亿。晚上关门后到银行排队存钱非常麻烦,还可能被抢。”

黄凯说,2005年,有人找他“串支票”,这之后,他才“上了道”。串支票的“买卖”很划算,“我们手里有大量现金,开‘地下钱庄’帮需要现金的企业‘串支票’,我们赚手续费。”渐渐地,马甸邮币卡市场里的其他商贩也做起了这个兼职生意。黄凯交代,他每月卖电话卡的利润是20多万元,“串支票”月利润甚至比这还高。因为串现需要企业账户来进行支付结算,为了应对源源不断的“生意”,黄凯用岳父、妻子、伙计等人的身份证,先后到工商部门注册了11家公司。为避免跨行转账麻烦,他在每家公司名下都办理了多家银行的企业账户。

张绍春交代,邮币卡市场的商户每天批发手机充值卡,都会收到大量现金,“干这一行,可以将大量现金兑成账户里的存款,省去去银行存款的繁琐和危险,还能赚到兑换金额的0.3%。至0.8%。的手续费。”

银行高管帮客户兑现金涉案

38名犯罪嫌疑人中,除8名“庄主”外,其余30人都是“中间人”,其中25人依附于“庄主”,为“庄主”与“客户”牵线,赚取好处费。

另外5人,是银行员工,包括4名普通银行职员和1名银行高管广发银行广渠门支行行长孙洪海。

孙洪海称,他找人“串支票”,纯粹是帮朋友忙。

孙洪海说,2011年4月,北京凯视芳华影视公司(曾为电影《钢的琴》、《东成西就2011》等提供营销、传播服务,计划从2012年起3年内投资3亿元摄制15部“新商业电影”)董事长杨海涛找到他,称拍摄电影急需400万元现金。

“杨海涛是广渠门支行的大客户,我不敢得罪。”孙洪海说,虽然赶紧答应下来,但他很清楚,尽管自己是行长,但也没法一下子提出400万元现金,于是他找到马甸邮币卡市场里的“地下钱庄”,交了1%。的手续费,帮忙串出400万元现金。

74家企业为啥要套现?

记者发现,74家企业在“地下钱庄”非法套现。“地下钱庄”用1000多张转账支票,非法套现5亿元这个数字,仅仅是有完整证据链确认的账目。这不禁让人产生疑问,“地下钱庄”的客户,为何非要通过非法途径兑换巨额现金,才能完成他们的经济往来?

93张支票曝光回扣黑幕

案发后,74家涉案企业接受了公安机关的询问。根据案卷材料,记者统计发现,明确解释“串支票”目的的企业只有20家,占27%。这20家企业中,某知名药店明确承认“串支票”是为了“灰色支出”。

法院审理查明,2009年7月至2011年2月,该药店天安门分店共开出转账支票93张,金额共计3642万余元,全部用于支付境外旅行团购物后给导游的提成费用!

24岁的女子王某,是找“地下钱庄”“串支票”的导游之一。接受警方询问时她说,她是英语国际团导游,平时没有工资,每月的报酬只有提成。国外的旅行团到京后,领队会和她联系,给外国游客做翻译。

“团员消费后,药店会给我们‘咨询费’。我兑换成现金后全部交给领队,领队再返一部分小费给我,一般是五六千元。”王某涉及“串支票”58万余元。她说每次都是项某开出空头支票给她,她再联系“地下钱庄”套现,“手续费”是4%。。

16家称为凑钱给工人开资

其余明确解释了“串支票”目的的企业中,有16家称“串支票”是为了支付工人工资。其中,建筑企业11家,占近七成。

记者统计发现,11家建筑企业,涉案总金额高达2.1亿元,平均每家公司涉案约1909万元。涉案金额最高的一家建筑企业,2009年7月至2011年4月共通过“地下钱庄”“串现金”1.1363亿元。

“我公司下属31个包工队,约1.4万人,在北京、河北等多个省市开展业务。这些钱,都是给包工队开出的工资款。我们把转账支票交给包工头,由工头兑成现金发给工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这样解释。

54家不肯说明资金流向

接受警方询问时,只是笼统地把“串支票”的目的解释为“公司业务发展需要”,对于套现后的现金支付目的、流向均不肯详细说明的企业,有54家,占73%。

记者注意到,这些企业纷纷把矛头对准银行,抱怨银行的企业账户每天取现限额太低。

目前,各银行均规定,企业账户每天取现额度为5万元。如果有特殊需要,经过申请及银行领导批准,取现额度只能提高到20万元。

“我公司日常经营需要大量现金,但是银行取现有额度限制。所以我才通过手机收到的短信联系到‘地下钱庄’。”某广告公司财务人员的陈述,代表了众多企业的“心声”。

数据分析:建筑行业涉案最多

而记者针对案情作出的数据分析,显示出的结果也与各方人士说法一致。

根据统计,涉及“串支票”的企业中来自建筑领域的最多,一共有14家。

其次是商贸公司,共13家;排在第三位的是IT、科技类公司,共9家。

检察官说法

某检察院反贪局侦查处副处长李鸣(化名)表示,我国的商业贿赂问题已经是普遍现象,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潜规则。

李鸣说,“竞争激烈、利润高的领域,商业贿赂高发。本案中,建筑、房地产等领域属于竞争激烈的行业;而科技、传媒等领域,所销售的产品如软件、广告等,由于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产品,真实成本难以计算,容易虚报高价留出回扣余地,因此也是商业贿赂的高发地带。”

李鸣表示,商贸公司涉案多,和其他类别企业涉案多的意味不一样。

李鸣告诉记者,“很多商贸公司不过是为其他企业‘洗钱’等非法目的而设置的空壳公司。商贸公司涉案多,恰恰说明‘地下钱庄’案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商业贿赂问题。”

景观绿雕

分布器

金银花种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