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角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大鲨鱼外援宝贝琳姆和栗山南人气爆棚图_[瓦罗兰#]

发布时间:2021-06-03 18:40:11 阅读: 来源:角钢厂家

琳·霍姆和栗山南共同的也是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跳舞,但两人从小学习的舞种却不一样。南从6岁起开始学跳拉拉操,经常参加日本的团体比赛;琳小时候学的舞种比较多,包括爵士、DISCO舞以及HIP-HOP等,但她从11岁开始就主要学习DISCO舞,并且在2009年的捷克世锦赛上拿到了团体第九的好成绩。

同在交大进修中文两人口语水平迥异

在姚明接手后,上海男篮迎来了一些列变革,不仅包括更西式的训练理念和教练团队,还包括首开先河地为拉拉队引进了双外援,她们分别是来自瑞典的琳·霍姆和来自日本的栗山南。两名外国姑娘在源深体育馆亮相后,受到了众多球迷的喜爱,她们来到上海后的生活也引起了外界的好奇。

琳·霍姆和栗山南是同学,两人在去年9月份来中国后,同时进入了交通大学学习汉语。但经过将近四个月的学习后,她们的汉语口语能力却诡异地呈现出两极分化的情况。栗山南在来上海前已经在日本学习了一年的中文,日常基本对话没问题。来中国后,通过在校的学习以及与队友们的交流,她的汉语水平有了很大的进步,不仅可以用中文发邮件,还能为汉语不好的琳做翻译。除了语速慢一点以及口音问题,栗山南说起话来几乎就是个中国人。琳·霍姆在瑞典的时候就在高中参加了中文兴趣小组,2011年春天,她随兴趣小组来上海参观了位育高中,当时她就确定自己总有一天会再来上海的。所以当琳的中文老师告诉她有一个很棒的机会来上海更好地学习中文时,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在老师的帮助下,进入了交通大学就读。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第一次独自离家这么久的琳在来到上海后,开始想念自己的家人,回国探亲成了她最常做的一件事,学习自然也耽误了。除了能听懂简单的对话外,琳的口语也只能达到打招呼的程度。看到琳在谈到对家人的思念时,表情有些伤感,南立刻在一旁吐槽说:“因为她总是出国去玩,不在学习,所以汉语不好。”一句话惹得琳哈哈大笑,她不服气地反驳说:“我可以说‘你好’。”或许是自己也觉得这句话没有说服力,琳又不好意思地承认:“也就是这样了。”

因热爱舞蹈结缘上海男篮拉拉队

琳·霍姆和栗山南共同的也是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跳舞,但两人从小学习的舞种却不一样。南从6岁起开始学跳拉拉操,经常参加日本的团体比赛;琳小时候学的舞种比较多,包括爵士、DISCO舞以及HIP-HOP等,但她从11岁开始就主要学习DISCO舞,并且在2009年的捷克世锦赛上拿到了团体第九的好成绩。琳在刚到上海时,并没有想要继续跳舞,更不用说是加入以前从没接触过的拉拉队了。但琳的一名同学因为看过她在瑞典参加的组合“毒药”的表演视频,知道她真的很喜欢跳舞,便问她有没有兴趣加入上海男篮的拉拉队。恰巧这名同学的室友在拉拉队工作,琳便将自己的照片和在瑞典跳舞的视屏交给了对方,托对方转交给拉拉队队长金蓓蓓。“蓓蓓看过之后说:‘好的,她可以过来,可以试一试。’所以我就来了。”琳笑着说道。与琳的机缘巧合不同,南是一门心思地冲着上海男篮拉拉队来的。“我去年10月份的时候在学校的广告栏上看到了拉拉队的招人海报,因为对拉拉队很感兴趣,所以立刻就发短信报名了。”巧合的是,替南面试的和介绍琳进拉拉队的是同一个人,他给了南拉拉队训练的地址,告诉她可以双休日去亲自看看拉拉队的训练。“我第一次去的时候,先是在旁边看她们跳,然后她们说我也可以参加,所以我也上去跳了,学了几种舞蹈。过几天,我就被通知正式加入拉拉队了。”在采访过程中还发生了有趣的一幕,在聊到进入拉拉队的面试过程时,南无法立刻理解这个问题,当换了几种说法还是没办法听懂后,她有点着急了。“东东!帮忙!”南红着脸、跺着脚,向坐在身后的队友伸手求援。坐在一边老神在耐心地等着南回答过后再替她翻译给问题的琳,看到这一幕被逗得哈哈大笑,虽然也想帮忙,但因为自己完全听不懂而只好放弃。

队友就像在中国的姐姐们

上海男篮拉拉队的成员组成有在校学生,也有已经工作的白领丽人,本月16日刚刚度过自己的19岁生日的栗山南是最小的那一个,同样19岁的琳·霍姆也没有比南大多少。拉拉队的其他成员对这两名小妹妹都非常照顾,让琳和南在异国他乡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平时除了训练和男篮比赛,拉拉队的成员们聚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但只要有机会,她们就会相约出去逛街吃饭。“就像明天是我的生日,我特地邀请了她们来参加我的生日会。”南拉着身旁队友的手说道。作为拉拉队里仅有的两名外国人,语言不通在平时训练的时候给琳·霍姆和栗山南带来了不少麻烦,幸运的是身边的队友们英语水平不错,她们的热情与笑容也成功地帮助琳和南融入了拉拉队。“我不喜欢她们,”琳一开口就让其他姑娘们吓了一跳,整个休息室一下子就安静了。突然,琳“咯咯”地笑了,似乎在为自己恶作剧得逞而高兴。“我真的很喜欢她们,她们就像是一个小家庭。我爱我的拉拉队,爱所有的女孩们,她们人都很好而且我们相处得也很好。”“我也一样,”听了琳的话,南不知不觉地也用英语附和道,但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吐着舌头,不好意思地说:“我应该说中文。”在南的心里,拉拉队的队友们就是她在中国的姐姐。“她们会很热情地和我交流,我有时候听不太懂,她们就会默默地告诉我蓓蓓在说什么。我跳舞的时候跳错很多,她们会很热情地教我。我最喜欢她们,她们就像是我在中国的姐姐们。”

喜欢球迷用日语叫自己名字

采访那天,俱乐部的工作人员给拉拉队的姑娘们送上了一份惊喜:在拉拉队休息室的桌上,水果被摆放成了“IloveU”的样子。这不禁让人联想到琳·霍姆和栗山南之前收到的求爱留言。“在微博上看到这些我很高兴,因为有人看我跳舞,这让我很开心。”提起那些留言,南不禁脸红了,“我最高兴的事情是在上场跳舞的时候听到有观众用日语对我说‘南,谢谢’,我很高兴听到他们用日语叫我的名字。”与南不一样,琳在被问到那些求爱留言时,头上似乎冒出了一连串的问号,完全是一副茫然的表情。显然,中文明显不及格的她还没有办法看懂那些留言。“不过我喜欢跳舞的时候,观众们感到开心的样子。”琳急忙补充道,“有的时候,如果在跳舞的时候看到观众们很安静或者有生气的感觉,会觉得难过。”加入上海男篮拉拉队完全是琳意料外的事,虽然她表示自己从小学习的舞蹈和拉拉操没有太大不一样,平时“能跳个马马虎虎”,但琳在训练时默默付出的努力和汗水却是不容忽视的。曾经有一次,琳在训练时,下巴磕到了地上,手一抹,全是血,被吓了一跳。缝完针,她丝毫不担心自己是否会破相,反而对跳拉拉操更热爱了。“成为一名拉拉队员是对于我为什么喜欢上海的一个很大的额外加分,这很有意思。”除了跳舞,上海男篮的球员们似乎也成了琳热爱拉拉队生活的一个理由。“我喜欢看比赛,喜欢所有的上海球员,尤其是长得帅的球员们。”话音刚落,她自己就忍不住哈哈大笑。

乒乓球PVC运动地板

成都抗分散混凝土絮凝剂

湖北导电炭黑84ss河源导电炭黑生产企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