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角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农产品标准化建设关乎食品安全《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15 01:11:39 阅读: 来源:角钢厂家

网导读:孟夏之夜,机场物流园内的热潮已渐渐退去。忙碌了一天的货运飞机在停机坪停下后,东侧的一块空地开始忙碌起来。每天晚上,近200头未经卫生部门检疫的生……

孟夏之夜,机场物流园内的热潮已渐渐退去。忙碌了一天的货运飞机在停机坪停下后,东侧的一块空地开始忙碌起来。每天晚上,近200头未经卫生部门检疫的生猪被送往这块空地的东南角落非法宰杀,然后送往宝安、南山等多个正规肉菜市场。5月12日至14日,南都记者连续两夜暗访发现,除宝安机场外,光明新区公明街道、龙华新区龙华街道均存在非法私宰点,或藏于高速公路一侧的密林内,或藏于车声鼎沸的受纳场后方。据权威人士透露,深圳每天猪肉需求量2 .3万头左右,正规猪肉约1.3万头,私宰量达1万头,可谓占据市场半壁江山。

有专人放哨打手电作信号

午夜时分,机场航站四路西侧的一条羊肠小道漆黑异常。

路牌显示,这是通过汉莎物流园项目指挥部的一条道路。小道尽头左侧,是一块杂草丛生的空地,位于汉莎物流园内,与机场停机坪仅一墙之隔。据知情人阿成(化名)反映,每天晚上,有接近200头生猪被陆续送往空地东南角宰杀,然后送往周边肉菜市场。据他介绍,这个私宰点已经存在两个多月,因自己住在附近,晚上经常被猪嚎声吵醒。

5月13日凌晨1点半,南都记者沿着小道驱车进入,行至空地大门处,一辆停在阴影里的小车赫然映入眼帘。借着不远处停机坪的微弱灯光,记者发现这辆白色小车驾驶位上似有人影。随后,记者欲进入空地里面一探究竟,未料车头刚转,白色小车内下来一名男子,手持手电筒,向空地东南角有节奏地射出三道白光,远处很快以同样的方式予以回应。为避免过早暴露,南都记者随即离开现场,并选择在航站四路东侧一处阴影里蹲守。

午夜的航站四路车流稀疏。而通往汉莎物流园的这条小道上,不时有小型货柜车进出。奇怪的是,每辆货车行驶至路口时,都会统一熄灭车灯,而从其中驶出的车辆同样车灯紧闭,进入航站四路后,车灯才被重新打开。

不过,记者停在阴影处的车辆很快被对方察觉。当晚凌晨2点半左右,一名身穿白色T恤的男子从小道路口出来,朝记者停车方向径直走来。记者连忙半躺在座椅上作出睡姿,这名男子敲开车窗后询问,“你们是干嘛的?”“你们来这里干嘛?”见记者未予理睬,男子悻悻而去。

记者全程拍下私宰

5月13日下午5点左右,趁私宰点处于休息状态,南都记者进入空地腹地取证。汉莎物流园内的这块空地因毗邻机场,并未过多开发,只有一栋白色的烂尾楼矗立其间,周围用铁栏围成一圈。铁栏里面,随意摆放着数瓶燃气,铁栏外,则是一个被木板挡住的锅炉,空间很大,足以同时容纳两头成年生猪。锅底下,是与旁边水沟相连的洼地,煤气灶就摆放在这处洼地里面。

“你们不要爬过来!”见记者在铁栏外徘徊,一名男子高声向我们喊道。

时间慢慢走进他们的活动范围内。5月14日凌晨12点,私宰点活跃起来。记者在监控画面中看见,两名赤膊男子从前述烂尾楼中走出,四周观望一下后,熟练地将锅炉旁边的铁栏搬走。然后,其中一名体型稍胖的男子从大楼旁边搬来一个燃气瓶,把盖在锅炉上面的木板移开,用水管往里注水。

凌晨1点20分,蹲守在航站四路东侧的记者发现,一辆车牌为粤B JN 39(中间一位车牌号被遮挡)的蓝色货车进入漆黑的小道内,十分钟后,这辆车停在了铁栏附近,生猪从货车中卸下。随后,四名赤膊男子分工将送来不久的生猪进行屠宰,整个过程均在地面上进行。“先把猪杀死,然后放在锅里拔毛,拔完后就把猪脚拖出来砍肉,然后就是卡边,最后就拿着水管冲水”,阿成向记者描述对方动作。

记者留意到,私宰人员冲水的水管竟连接着烂尾楼下的一个消防栓,对方打开消防栓阀门对屠宰后的猪肉进行冲水,清洗完毕后立即抬进货车内。

阿成表示,机场东侧的这片荒地俨然一处极佳的私宰点,与停机坪比邻而居,不断起飞的飞机带来的噪音为其提供了很好的庇护。而锅炉右侧,则是一处天然的水沟,旁边野草丛生,生猪屠宰后,污水径直流入水沟内。

流向正规肉菜市场

13日晚凌晨4点20分,记者再次回到航站四路跟踪其他运猪车辆,在“汉莎物流园项目指挥部”路口,一辆粤B6V 1J9的蓝色货柜车驶出。货车行驶不久,就进入宝安区凤凰岗社区东九巷,在一间名为“盛旺生活超市”门口停下。随即,一名40岁左右的男子开始从车上卸载猪。记者留意到,该货车车厢内至少放置十余头已宰好的猪肉,猪肉在秤上过磅后,搬进超市内的猪肉专柜。

13日下午3点左右,记者来到该超市回访,专柜上依然有2边猪肉在售卖,并打出各种特价推介招牌,“全场骨头12.98元/斤”。前来问价的居民络绎不绝。

“你们猪肉怎么卖这么便宜?”

“这是从人家私人老板那拉来的,所以便宜”。专柜前的年轻男子毫不避讳。

14日凌晨2点45分,前述粤B JN 39的蓝色货车驶出路口后,记者也随即驱车跟踪。在空旷的道路上,该车基本以每小时80公里的速度在道路上狂奔,甚至连红灯也照闯不误,其间几次差点跟车失败。

凌晨3点20分,距离私宰点20公里处的南山西丽康好市场,这辆货车停了下来。司机下车将后尾厢打开,吃力地将一边猪肉搬至市场里的一个猪肉档口,记者细数发现,前后一共放置十边猪肉。该货车离开后,记者驱车前往猪肉档查看,这些猪肉没有任何检验检疫盖章,肉质呈白色状态。

南都记者检索发现,事实上,早在2009年,南山康好市场就曾被媒体曝光,有大量私宰猪肉流入该市场。

延伸

光明龙华均存在非法私宰点“私宰猪肉占据深圳半壁江山”

通过两天调查,南都记者实地走访发现,除机场物流园外,光明新区公明街道、龙华新区龙华街道均存在非法私宰点。5月12日晚11点半,记者驱车行至南光高速下村路段,发现高速路右侧的一片密林内,已经燃起篝火,其间有人用电筒四处照射把风。

随后,记者从深圳博聚潜能科技工业园后方步行进入私宰点,一辆载有生猪的粤B7B5A 7白色货车停在密林内,但司机确已不知踪迹,而远处已经传出阵阵猪嚎声。这辆货柜车分为上下两层,每层均载满生猪,十头左右,其中一头猪的身体上还用黑色笔写有“3”字。工业园保安告诉记者,该工业园后方的这片密林是一处私宰点,“会经常杀,天天听到杀猪声,但具体数量不知道”。

5月13日下午2点,南都记者在龙华新区祥昭大厦后方的部九窝受纳场,也发现一处生猪私宰点。该点集饲养与宰杀于一体,远处便可看到冉冉升起的炊烟。沿着高铁线2号涵洞下的一条小路步行,走至受纳场后方,私宰点零星散落于树林内。受纳场一名看场人员告诉记者,该私宰点为掩人耳目,从外地运来的生猪都要先放在此处饲养,等到半夜才开始宰杀。而附近种菜的一名中年人介绍,该私宰点系私人老板所设,“这里每天晚上私宰的生猪数量很大,在200头左右”。

据业内权威人士透露,深圳目前市场生猪总屠宰量约2.3万头,正规屠宰场出产1 .3万头左右,私宰量超过1万头,已占据市场半壁江山。据他介绍,私宰肉对人体危害虽不像地沟油那样直接,但私宰生猪均是未经过卫生部门检疫的,“这些猪基本都是经过筛选后的,因为质量问题进不了正规屠宰场的,最后都流向私宰点”。

5月14日凌晨3点左右,在获取机场汉莎物流园暗藏私宰点相关证据后,记者前往宝安区城管局报案。不过,该区城管局值班领导在电话中告诉记者,机场辖区并非宝安城管局执法范围,而是由机场执法大队查处,并向记者提供该执法队邱姓副队长手机号码。随后,记者多次致电邱姓副队长,不过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5月14日下午2点半,记者前往机场城管执法大队,将连日调查取证后的情况反映至梁姓队长。梁队长表示,“不管是哪里的地,只要是在机场范围内发现这种情况,我们都会及时去查处”。他告诉记者,执法队一直未发现机场汉莎物流园内存在私宰点,也未接到市民举报。

在记者的要求下,梁队长带领多名队员前往现场查处。诡异的是,当记者表示愿意引路前往现场时,执法队梁队长表示知晓该处私宰地点。随后却带着记者兜了一圈,又突然停在路边不再前进。“不好意思,我们要等机场新闻中心的领导”,梁队长解释。

大约半小时后,深圳机场相关负责人来到私宰点展开执法行动。当执法队员到达现场后,烂尾楼内的两名男子试图紧急将一处沾满猪毛的水槽运走,不过被执法人员扣留下来。

部门说法

省农业厅畜禽屠宰管理处处长罗一心:

如果执法出现徇私舞弊,肯定需要问责

根据国务院颁发的《生猪屠宰条例》及广东省颁发的《生猪屠宰管理规定》,生猪屠宰必须到合法定点屠宰场进行。广东省农业厅畜禽屠宰管理处处长罗一心表示,生猪进入屠宰场需要查验动物检疫合格证,屠宰过程中还要进行肉类品质检验及动物防疫检疫,全程需查验记录。但是在实施过程中,因为地方法规的差异,导致某些地区出现私宰猪泛滥的迹象。“衔接机制的问题,深圳方面是城管部门在管理,在广州是农业部门在管理,如果说执法行为里面有徇私舞弊的行为,肯定是要问责的”。

对于深圳目前出现私宰猪泛滥的现象,罗一心认为,可以参照广州做法,联合公安一起行动,“私宰现在隐蔽性很强,而且可能还有会有些社会势力渗透在里面,所以更重要的是多部门联动”。

机场通报

“该处私宰点所在建筑,不属机场管辖”

5月14日,接记者反馈线索后,机场集团组织深圳市机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队到现场进行了取证查处。机场集团调查称,外来流动人员私宰生猪行为的地点位于汉莎公司用地范围永久建筑内,该建筑不属机场管辖,现场发现有私宰生猪的屠宰工具。深圳市机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队依法对现场发现的屠宰工具进行了查处。机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队表示,自2014年至今,深圳市机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队已联合公安部门共捣毁机场集团管辖区域内的生猪私宰点5处,依法处置了屠宰工具,驱离相关人员并对非法屠宰设施进行彻底拆除。

律师说法

律师:机场回应有推卸责任之嫌

虽然深圳机场表示该栋烂尾楼并非机场管辖范围,不过南都记者暗访发现,私宰点事实上位于停机坪东侧的空地上,而非该栋建筑内。广东君言律师事务所律师毛鹏认为,深圳机场如此回应,主观上存在有意推卸责任之嫌,而机场在此事上明显存在一定的监管责任。

毛鹏律师还表示,关于生猪私宰查处问题,虽然目前还没有法律文件做出一个实质性约束,但城管局与公安联动执法情况是执法操作中的一个惯例,机场执法大队没有与公安联动,在处理此事上不够周到,执法手段过于单一。

此外,针对深圳目前的私宰猪泛滥现象,广东同大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律师冼汉瑞则表示,深圳作为国际大都市,出现如此情况,相关部门这方面的执法及监管力度显然不够,已经形成严重的渎职行为。因私宰涉及到食品安全及税收问题,“像私宰猪这种情况还是比较严重的,情况严重的是直接触犯了我国刑法中的非法经营罪”,冼汉瑞表示。

pos机办理平台

手机pos机代理

个人pos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