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角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从博弈论看电信运营业变局

发布时间:2020-02-10 14:06:28 阅读: 来源:角钢厂家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萨缪尔桑有句名言:你可以将一只鹦鹉训练成经济学家,因为它所需要学习的只有两个词:供给和需求。博弈论专家坎多瑞引申说:要成为现代经济学家,这只鹦鹉还必须多学一个词,叫“纳什均衡”。

从经济学的角度看,如果有一种资源为人们所需要,而这种资源又具有稀缺或者说总量是有限的话,就会产生竞争。竞争需要有一个具体的形式把大家拉到一起,一旦找到了这种形式,竞争各方就会开始一场博弈。

三人角斗模型

今天,中国的电信运营业已经走在了世界的前列,而这中间,有三个参与者(Player),分别是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毫无疑问,它们进行着一场博弈。那么怎么看待电信运营业的竞争呢,让我们先来看一个博弈论经典小故事:

在一间三角形的屋子里有三个角斗士,战斗力分别为甲100、乙70和丙50,他们站在屋子的三个角落,各自思考着自己的下一步策略(要攻击谁)。这是灯突然关了,博弈行动开始。

甲的策略是,最好乙和丙打起来,怎么我都是赢,最起码就防守,谁打我我就打谁;对于乙而言,打败了丙,还要输给甲,最好的策略是联合丙一起攻击甲(但是乙并不知道丙的策略),所以还是要先攻击甲;而丙无论如何也赢不了,最好的策略是防守,多活一会儿是一会儿,因为联合乙打掉甲,还是得被乙干掉。

这就像现在的电信运营业竞争的格局。对于移动而言,联通推iPhone,我得应战;电信强校园市场,我也得应战……每一个竞争点上要想保持不败,就得最后伤痕累累。

变局:走出房间

模型中限定了三个参与者在一间房子里,这样的博弈论模型是理论研究用的,但是在现实的生活中,任何一个博弈论参与者,都有更好的选择。那三人角斗模型看,对于三人最好的策略都是走出房间去。

中国13亿人口,就算全是一家的客户,无外乎就是13亿用户。ARPU(每用户每月消费额)值最多50元,那么总的盘子也就是不到8000亿的收入,如果只在这里面转来转去、抢来抢去,只能是大家成本越来越高、利润越来越薄,服务不见得好,网络不怎么优,一旦来个什么所谓国际大公司,全都趴下。那么怎么办?

放眼看一看世界的发展,移动互联网风起云涌,互联网公司的市值已经达到了怎样的规模?物联网已经成为国家战略,保守的估计,中国物联网的规模就超过150亿张卡(SIM卡,相当于一个客户),而这些卡是装在机器上面的,不用服务,不用解释,只要供电,它们就工作,就能收到钱,多好的事啊!

记得前段时间,摩根斯坦利写了一本很厚的叫移动互联网的报告,里面有这样几个观点:一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速度将会快于桌面的互联网,而且它的规模将会大得超乎多数人的想象;二是移动互联网应用的快速增长,将使众多的消费者受益,一些公司将可能赢得巨大的成功,很可能是非常巨大的成功,还有许多的公司将会对所发生的一切大惑不解。我们为什么会大惑不解,因为我们没有走出房间,没有看到世界的变化,我们还是井底之蛙。这样的例子,中国的历史上一再出现,明、清朝两朝最为典型。

所以,博弈论的作用就在于告诉我们什么是不行的。比如“囚徒困惑”,比如“智猪博弈”,再比如“哈定悲剧”和“阿罗不可能”……所以要从博弈中找到出路,只能变。变就是要扩大博弈的选择范围、适当改变博弈的规则。上文提到的三个角斗士,如果走出房间,不就都能活的很好了吗?

改变:需要创新

彼得德鲁克说过:有些创新的确是来自天才的灵光一现,但是大多数创新,都源自于对创新机遇的苦心寻求,即系统性创新。

想当年,IBM搞了一个电脑与人下国际象棋,被奉为经典;今天苹果搞了一个APP Store,被奉为经典;明天,中国的电信公司们能不能也搞出个什么,被奉为经典呢?

但是我们看到的事实却是:对于已经成熟的市场,如校园市场,还是低水平的竞争;对于小众市场,如无线固话,居然被媒体成为“电信移动上书激烈交锋”、“眼下已成为业内焦点”。我就想不明白,这样一个业务,在电信运营业已经发展到马上迎来4G的时代,无线固话这样一个业务,居然也能成为“业内焦点”?这个业内,究竟指的是哪个业内?

创新是企业发展的源动力,但是在这样的竞争格局下,能盼望企业有时间有精力,有承担失败的准备而去创新吗?目前还不具备系统创新的环境。

现在中国的电信运营企业,已经走在了世界电信运营企业的前列,但是形势发展了,你的对手已经发生了变化。互联网公司、终端厂商甚至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公司都可能造成威胁。不想成为“哑管道”的电信运营商,需要抓回产业链的中心环节,只能新的模式、进入新的领域,而不要在传统的红海里折腾。

可喜的是,从电信运营业的近期发展看,我们看到了一些变化的端倪。比如中国移动的所谓“新领域”“新模式”,比如中国联通的“WO商店”,比如中国电信的“天翼空间”。虽然在模仿,但是也有微创新。微创新的积累就是系统创新的开始。中国移动的应用商场—Mobile Market今年上半年,开发者已超过5万人,累计客户近650万,销售各类应用2万件,应用下载量突破2,500万次快速增长势头不容小觑。

“10月31日,温家宝总理在世博园区视察时,专门登上中国馆旁的TD-LTE演示车,现场体验由我国主导的TD-LTE技术建设的全球首个TD-LTE演示网。温总理高度称赞TD-LTE不仅是世博会的亮点,而且象征着我国可以在通信业上走在世界的前列,并勉励从三代到四代还可以继续创新,取得更大的成绩。”以上新闻媒体的报道,说明了什么?说明创新是成就一个企业的最终力量。

博弈论里面“囚徒的困惑”,这是囚徒所无法改变的。但是,我们不是囚徒,通过创新能够改变博弈的时间和空间,电信运营业就没有困惑或者少一点困惑。

中山代理记账代理

中山工作签证注销

广州注册公司时间

深圳筹划税务专业

深圳工商税务办理

深圳筹划税务方法

筹划税务案例分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