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角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塑化剂引爆蓝绿政治炮火51搜

发布时间:2019-10-18 16:10:26 阅读: 来源:角钢厂家

塑化剂引爆蓝绿“政治炮火”

生意社06月20日讯

要给半个多月来的台湾找个关键字,那一定是“塑”。因塑化剂引发的这场风暴如滚雪球般愈演愈烈,席卷全台,终究酿成重大的食品安全危机,被称台湾版三聚氰胺事件。 事实上,塑化剂潜伏台湾食品业已有30年历史,此回被检测员查出,还是个意外。但到6月6日为止,涉案厂商含源头的昱伸和宾汉两企业,已达414家之多,受污染的产品计955项。据台“卫生署”的最新报告,台湾已向15个国家和地区通报塑化剂污染情况,其中,向大陆通报7家厂商和17项产品。 台湾向来以美味著称,台湾食品几乎是安全放心的代名词。然而,近期台湾民众闻“塑”色变,人人自危,吃的喝的竟“无所不毒”,简直不知到底该吃什么才是安全的。 起云剂是一种食品添加物,可让饮料防止油水分层,改善食品口感,一般由棕榈油、乳化剂等多种肉体添加混合制成,但不法厂商将棕榈油换成塑化剂。塑化剂会危害男性生殖能力,促使女性性早熟。台湾将之列为第四类毒性化学物质,不得添加在食品里。 岛内食品专家指出,塑化剂比三聚氰胺毒20倍,1个人喝1杯500毫升掺塑化剂饮料就已经超过单日食量上限,故此,污染规模亦为世界罕见,堪称“台湾30年最严重的食品掺毒事件”。 从5月23日事件爆发至今,塑化剂风暴在台湾社会延烧不断,更在台湾政坛持续发酵,在角力2012台湾大选的背景之下,成为蓝绿两大阵营相互攻击的政治炮火。 嫌主是否绿营金主? 率先开炮的是国民党“立委”邱毅,事情刚出现,他就紧咬民进党,直指在起云剂中掺入塑化剂的昱伸香料有限公司负责人赖俊杰为绿营的长期金主,其儿子赖昱伸为该党明年“立委”选举的“刺客”,显示双方关系“非同一般”。 对此,邱毅告知本刊记者,他发言的目的就是要民进党对外说清楚与昱伸公司的关系,若真有拿黑心的政治献金,就应该及时向公众道歉。 据悉,赖昱伸目前在亲绿媒体《自由时报》旗下英文《台北时报》担任记者,过去批马英九不遗余力,个人与民进党关系十分密切。在较早前的民进党党内“立委”推选中,有“本土社团”还向民进党推荐赖昱伸为“刺客”,希望提名赖昱伸到台北市中和区参选“立委”,与国民党“立委”林德福角逐。 邱毅指出,台北市中和区一向是蓝营票仓,民进党寄望赖昱伸前来“抢票”,显见“本土社团”对赖昱伸的重视程度。 对于邱毅的猛烈攻势,绿营展开全面反击,指“执政党”使出抹黑手法,在民众对塑化剂风暴甚感恐慌与不满的当下,试图转移焦点。 民进党发言人陈其迈将邱毅的“昱伸金主说”斥为“无的放矢”,表明该党从没获得赖俊杰或昱伸公司的政治献金,而在党内提名“立委”过程中,赖昱伸未被提及,也未获党内或“本土”社团的推荐,显示该党欲与掀起塑化剂风暴的昱伸公司切割的意图。数名绿营“立委”也批当局“推卸责任、打污泥战”。 目前,昱伸公司和宾汉公司等不良厂商已被立案侦办。依台湾地区现行“食品卫生管理法”,他们将面临3年以下“轻罚”。台湾法律界人士称,按照“一行为一罪、一罪一罚”原则,最高合并刑责可达30年。 谁是罪魁祸首? 邱毅曝出“绿营金主”之后,又将炮火转向昱伸的大盘商协成化工,称民进党“立委”翁金珠与其关系密切。之后,他深挖一层,指责民进党“执政”时期的“卫生署长”李明亮及其“立委”黄淑英乃此次塑化剂风波的“罪魁祸首”。 他告知本刊记者说,他有足够的相关文件和会议记录佐证他的说法不是空穴来风。 邱表示,李明亮于2000年9月28日在一份“卫生署”的公告中,放宽食用香料与复方添加剂的列管,免除送检登记的规定,由厂商自主管理,让黑心厂商有机可乘,为降低成本牺牲民众健康。“当时,‘卫生署’若不放水,那么有毒的塑化剂不会被验出来吗?”他这样反问本刊记者。 另外,邱毅指出,2006年开始,“环保署”就希望依欧盟的规定,将有毒的塑化剂DEHP列为第一类的毒物,也就是禁止使用或严格限制使用,当时民进党掌权没有成功,后来,马当局上任后的2009年,当时的“环保署”为此召开3场公听会,其中最关键就是7月1日当天的公听会,那场会中,黄淑英亲自出席,还三度发言力阻。 邱毅说他手里就有那场会议的文字记录。他解释说,当时黄淑英认为“立法”理由不足,并对于“环保署”引用岛外有关DEHP会导致精子数量减少的研究资料不以为然,要求更多本土研究作为参考,现在大祸形成,是不是可以做参考了? 更为甚者,邱毅还爆料黄淑英的丈夫就是从事塑化产业,指责她是帮特定人士说话。 置身于蓝营,邱毅可谓炮声隆隆。他说,现在事已至此,李明亮不需要站出来说清楚当时为什么要放水?当时是受了政治的压力还是企业的压力?还是当中涉及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要不是因为黄淑英的阻挠,2009年DEHP早就改列第一级毒物,昱伸公司还敢将有毒的塑化剂加入起云剂当中吗? “回首这两段历史实在令人痛恨。”电话那头,他说得有些激动。 针对邱毅发问和批评,前朝“绿官”李明亮解释说,管制食品添加剂会对食品交流引发贸易障碍,放宽可以简化过程,但此事是在他上任前就实施的,不该把账算在他身上。 而黄淑英同样强调自己被相关言论污名化了。她向媒体表示,自己不反对将DEHP列第二或第三类管制。她进而转守为攻,“‘环保署’在2009年公听会后,考虑将DEHP列第二类,为何没有做?DEHP的列管类型最后是由谁作的决定?是咨询委员会或是环保署长?为何维持列第四类?其中有没有官商勾结或利益输送?‘环保署’有义务讲清楚、说明白。” 此外,黄淑英还反击说,官方不应模糊焦点,规避管理上的责任。同时,她也承认自己的先生的确做塑化,但她辩解说,“他做的是‘环保塑化’,我们夫妻俩完全没错。” 政府管控是否失灵? 对于这场风暴,马英九强调,“不怕家丑外扬”,全世界都有黑心商人,大家要团结起来、联合起来,不能让“Made in Taiwan”的产品蒙羞。他以“主动发掘、明快处置、配合侦办、对外说明”16字箴言对事件做出表态。 为此,6月1日和8日马英九分别主持召开国民党中常会和“国安层级会议”,听取报告,要求彻底检讨食品卫生体制的漏洞缺失,找出藏在细节中的魔鬼。而“行政院长”吴敦义则表态,要把有害健康的产品全部销毁,全面盘查,“就像林则徐1839年在虎门烧掉鸦片一样”。他为多年没防止塑化剂毒害,向民众表达歉意。 不过,对于蓝营的“积极作为”,绿营并不买账。身为民进党主席的蔡英文就持批评态度。她认为,马团队处理塑化剂的做法,并没有能让人民安心,还把责任推到业者,却忽略官方应该有的把关责任,好像要跟业者切割的情形。 民进党“立院党团干事长”高志鹏表示,只靠消保会或“卫生署”在食品安全管制上单兵作战,根本是螳臂当车,马英九和吴敦义,都应启动更高层级指挥机制。“党团书记长”翁金珠也认为,塑化剂风暴恐使台湾的国际商誉形象破产,当局不能想“大事化小”,而应倾举台湾之力“料敌从宽,御敌从严”。 “立法院”里,相关部门的负责人一并受到绿营“立委”的炮轰,“口诛笔伐”地将矛头指向毒化物源头管控出问题,让民众健康遭受严重威胁。 对此,民进党陈其迈指出,为扭转“监督‘政府’力道不足”的形象,民进党已提出官员下台的要求。他们认为“卫生署长”邱文达与“环保署长”沈世宏应分别为拖延管理、决策错误,及为“环保署”管制毒物松散的疏失推卸责任而下台谢罪。 另据民进党6月3日公布民调指出,台湾民众对于政府处理塑化剂事件的表现,有52.7%不满意,有41%表示满意;至于谁应该负最大的责任,有超过八成的民众认为是“政府监督不周”。 绿营执政上马手铐? 当塑化剂事件还在岛内满城风雨之时,台湾现任“副总统”萧万长宣布消息说2012不再参选续任。 台湾大选事实上已经开打,“双英对决”被认为是五五比例的选战,双方都谨慎避免发生错误。马当局如果没把塑化剂事件处理好,势必是一大危机。绿营认为,马当局有借着副手新闻转移焦点之意。 蔡英文就此回应说,她尊重萧万长对于他自己生涯的决定;但她不解,为何此时会聚焦在这个议题上,尤其是当整个社会为了食品安全惶惶不安之际,面临塑化剂问题时,一个执政的政党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炒作这个议题?她希望执政者在考虑选举时也要兼顾他们现在最重要的责任。 批评的声音还来自“绿营大佬”苏贞昌。这位台前“行政院长”日前在板桥体育馆出席第140场“弃马保台誓师大会”时也现场“发炮”:塑化剂事件令民众人心惶惶,台湾形象严重受损,马英九却用戏谑的态度处理,非常不应该。 不仅如此,岛内亦有激进绿营人士提出,倘若实现“第三次政党轮替”,民进党重新执政,他们就要“替受‘毒’民众做主,要把马英九铐起来”。 虽然绿营揪住“塑化剂事件”频频向蓝营“发难”,但马英九的竞选连任办公室照样按原定日期挂牌运作,宣告即将迈入选战热季。蓝营从选战策略考虑,也要严防塑化剂大火灼伤选情,更得火速拆除塑化剂这颗炸弹,不能让民众草木皆兵。 这场由掺毒事件转变而来的政治风暴能否顺利“收尾”,执政当局态度很重要,毕竟这是跨越统独、超越蓝绿的民生课题,即使在野党炮火猛烈,执政者仍得承受,民众在乎塑化剂危害能否获得控制,也评断官方面对危机的态度与处理能力。 照理说,台湾明确的蓝绿区隔,有利形成强而有力的监督机制,而且会紧追不放重大议题。但这种监督机制与其说是起了正面作用,不如说,根本是在各分区域,除了勇于表达立场,就是追求党派利益,对公共事务几乎无所用心,这才会有毒物管制可以放任不管的怪现象。 有评论说台湾全岛均遭有毒食品沦陷的时程,几乎和台湾陷入政治恶斗的历程有相对应的关系,即有了蓝绿恶斗就有食品污染。这当然是夸大之词,但甚具形象意义。即台湾人民最关切政治议题特别是民主转型正义,何以会忽视自身的健康正义,以及食品业者何以会明知是毒品,依然敢于公然贩卖而无自觉和自省,且理所当然地视此为营生之道? 故此,岛内一些专家学者也提出这样的设问,“塑化剂风暴会不会引爆台湾政治新革命?会不会决定2012大选之胜负?”

齐白石书画价格

深圳双面喷画吊旗

暖宫贴

相关阅读